旺旺新聞

首頁 > 走進旺旺 > 旺旺新聞

 
旺旺我的家
濰坊瑞麥管理課 杜崇茂

2001年濰坊瑞麥建廠時我進入了旺旺,在北京學習一個月後回到濰坊參加設備安裝。27號下起雨,早上上班就接到通知說運輸設備的車到了,由於我是當地人,比較熟悉道路,就由我騎車到高速路口把車接到工廠。

現在還清楚地記得一共有十三車。由於招聘的工人還沒有安排上班,人手不夠,就臨時從附近雇了幾個人,又打電話通知一部分家比較近的員工提前上班。我們從農村租了幾輛拖拉機就開始卸設備,由於廠區內的地面還沒有硬化,從車間到馬路上不到100米的距離全部都是泥和水,拖拉機裝上設備以後開不了幾步就不動了。北京總廠支援建廠的陳書貴和趙秋滿主任帶領大家直接下水推車,泥很深,一腳下去就能沒到膝蓋,鞋子也陷在泥中拔不上來,只好伸手把鞋子拖出來扔到一邊,光著腳在泥裡推。十三車的設備就是這樣用小拖拉機一件件地推到車間裡去的,中間沒有休息,午飯和晚飯加起來用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,直到晚上11點設備才全部卸完。先讓臨時上班的員工回家休息,我跟北京總廠支援的幹部清點完設備已是淩晨。

陳書貴主任讓我留在他們宿舍休息不要回去了,我到他們宿舍一看,當時正值七月份天氣熱而且沒有空調,幾個人擠在一個小房間裡揮汗如雨。最後我還是自己回去了,並非怕熱,而是我實在不想再去佔用他們本來就不多的空間。我從小到大從沒感受過那種累,回到家後全身就像散架一樣,沖洗一下倒頭就睡,在工作過程中也曾累得想停下來,但看到北京來的支援幹部不停地跑前跑後,毫無怨言,就知道自己沒有理由停下來,也許這就是旺旺人吧。

從那一天起,我也漸漸改變自己,努力做一個合格的旺旺人。後來的安裝設備的過程基本上是第一天的重複,每天晚上加班到10點,員工走了以後我把考勤加班表寫好第二天交給人事。大概就是榜樣的力量支撐著我們這些參與建廠的新員工堅持了下來,當燒上機後面落下第一塊餅乾的時候,當時真有激動得要哭的衝動。

在後來的工作中遇到失意、不滿的時候,我也曾考慮過換一個工作環境,又想起曾經為之付出的努力和汗水的廠,就像自己的家一樣,心裡是那樣的戀戀不捨,每次還是選擇了留下來,留在這個自己親手參與建設起來,為之奮鬥多年的溫馨的旺旺大家庭裡。

 

  

  版權所有 上海旺旺食品集團有限公司 滬ICP備10203374號